中國安利「首發團」的員工,抵達台灣 - 台灣旅遊 - 由美論壇 | 交友 | 遊戲 | 免費空間 | 最旺的社群論壇
發新話題

中國安利「首發團」的員工,抵達台灣

中國安利「首發團」的員工,抵達台灣

安利團出手闊綽
中國安利「首發團」的1,600名營銷人員及員工,98年3月16日上午9時抵達台灣,從基隆港下船時,這群首次踏上寶島的成員,興奮地拍照留念,準備在台灣的三天內,好好地欣賞他們眼中「神秘」的台灣。

抵台首日的中午,「首發團」前往故宮參觀,觀賞著名的「翠玉白菜」和「肉形石」,短短兩個小時內,消費金額逾一百廿萬元台幣,大約是淡季一整天營業額的四倍!

中午分別到極品軒、欣葉、青葉、吉品四家餐廳用餐,吃到一桌1.5萬元的菜色,讓安利中國的營銷人員相當滿意。

用餐後去參觀國父紀念館,接著前往信義商圈,在台北101、新光三越展開兩小時的逛街之旅。

台北101表示,這些遊客在觀景台買了很多書籤、明信片、點心、皮夾、手機吊飾等有著台北101 logo的紀念品,商品單價從300元至2,000元不等。
新光三越信義新天地大受陸客青睞,保守估計帶來數百萬業績,賣最好的業種為名品、三C、珠寶、台灣物產與女裝。

血拚完,中國安利團於傍晚回到基隆,持中國安利印製的500元特製消費券,在基隆夜市品嘗小吃。大陸安利員工昨晚帶著台灣安麗印贈的消費券到基隆廟口逛街,攤販們拉開嗓門,大聲吆喝拉生意;

基隆廟口攤商事先已跟旅行社簽約,同意收取安麗消費券代替現金,各攤位上幾乎都張貼「歡迎使用安麗消費券」的告示迎接貴客。廟口知名的百年吳家鼎邊趖、天婦羅、陳記泡泡冰等,都名列其中。

舞龍舞喜迎賓
為迎接「首發團」,昨天上午在基隆港一早8時起,就有盛大的歡迎儀式,由代表本土民俗文化的舞龍舞獅及八家將迎賓。財團法人台灣海峽兩岸觀光旅遊協會秘書長吳朝彥、內政部入出國及移民署長謝立功、基隆市長張通榮及立法委員徐少萍、朱鳳芝、吳志揚等皆到場歡迎。

台灣海峽兩岸觀光旅遊協會準備新莊百年老店的傳統大餅,送給中國安利的營銷人員當成伴手禮。
吳朝彥在致詞時說,大餅是圓的,希望安利中國萬人團訪台的活動能圓滿。大餅裡頭包著肉鬆、鹹蛋、麻糬,豐富的內餡象徵遊客此行能有豐富的收穫。

安利大中華區行政總裁顏志榮也致贈象徵合作及團圓的獎座給吳朝彥,感謝兩岸政府相關部門的大力協助,讓中國安利的萬名營銷菁英能創兩岸先例,從上海搭郵輪直航來台旅遊。

今遊太魯閣公園
大陸觀光客將分三個梯次遊覽太魯閣國家公園,午餐就在行程中,就地享用,旅行社購買花蓮名產的麻糬餐盒與宜蘭蜜餞,花蓮是宗泰食品的麻糬與七星潭柴魚博物館的曼波魚片。

18日上午從台中港下船後,分批前往日月潭遊湖及參觀中台禪寺,傍晚前往台中水湳機場享用晚宴。這場席開一百五十多桌的晚宴,每桌菜單價四萬五千元,光是餐飲消費額就超過六百萬元,菜色都冠上台灣地名,包括基隆鮮鮑扣海參、南投鹹冬瓜、嘉義破布子、台南關廟麵、台灣龍蝦等,飲料則有黑松汽水、馬拉桑小米酒。台灣安麗還為這些陸客準備了金門貢糖、淡水阿婆鐵蛋等台灣著名點心,會場安排廿個美食名產、伴手禮的攤位。

據了解,台中市市長胡志強組成的九人樂團將在晚宴中表演,成員包含市府官員、醫生、校長等。大學時組過樂團的胡市長一時興起,搞不好也會上台秀一段。

TOP

故宮一二三樓那麼小
擠進1600人
氧氣濃度夠嗎
有沒有做好人數進出流量的管控
否則當場往生一位台灣導遊
非常遺憾
新聞的背後台灣人關心的是台灣人真的賺得到大陸人的錢嗎
以後台灣人的台灣團體島內旅遊消費是否會更昂貴
真搞不懂吃了一桌幾萬元是想讓餐飲業者"吃有看有"還是"看心酸耶"

--------------------------------------------------------------------------------------------------
台灣導遊 心肌梗塞猝死

【聯合報╱記者賴錦宏、莊琇閔、劉峻谷/台北報導】 2009.03.17 03:14 am

台灣導遊林顯達,心肌梗塞倒在展覽室。
記者蘇健忠/攝影
大陸安利萬人遊台首發團昨天抵台,發生一起不幸意外,負責帶團的永業旅行社導遊林顯達,在故宮領團時,突然急性心肌梗塞倒地,送醫後不治。

四十四歲的林顯達,有十五年導遊經歷,育有三名子女。他在安利團來台前,曾先後到基隆港、台北市四所餐廳和信義商圈察看動線;十五日又參加公司主辦的全天行前講習。昨天一早就前往基隆港接團。

永業旅行社表示,林顯達工作盡責、表現良好,他在得悉接團後十分興奮,且盡心盡力、力求完美,同仁對他不幸在工作中過世,都感到難過。

【2009/03/17 聯合報】@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TOP

昔日台胞今陸客 十年河東十年西
「十年河東十年西,莫笑窮人穿破衣」這話是小時候常用來自勵的,沒想到,在有生之年就讓我看到實景實境了。

一九八九年六囧發生後第四個月,我第一次進大陸,到人民廣場時還留有幾分肅殺的詭譎空氣。筆者參加的那一團的人都是鐘錶公司招待的鐘錶界老闆或老闆娘。鐘錶業在那時還是個不錯的行業,相對地,成員中或許是某些鄉下的店家老闆娘,總是透露著一些不可一世的氣味。

不可否認的,大陸人那時沒有錢,可是卻有台灣人欠缺的文化感。在上海時的地陪,就有著文人的氣質,當他在介紹上海菜的切工細緻、名氣與特色時,有位俗不可耐的太太,出其不意地大聲冒出她濃重的台灣腔,打斷地陪的介紹:你們的菜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的菜都是鮑魚,魚翅,比你們的好太多了。當下空氣凝在那兒兩秒鐘,地陪的臉有一抹很受傷的痕跡與隱忍。我只覺得好丟臉,有需要這麼惡狠狠地去把人家比下去嗎?

物換星移,河東河西已各自互換了一輪了。如今,人家來到這裏觀光,不可同日而語,我們有什麼好不滿的。當年的台灣人,難道不曾到過人家的地盤去 耀武揚威 過嗎?

讓歷史的歸歷史,政治的歸政治吧,我們小老百姓們,就安份地掙我們該掙的觀光錢,不要再去想那些什麼民族情懷了!肚皮要緊哪!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